玖臣

啥都喜欢的死肥宅(bushi)

我的师叔竟然....!(取名无能就很sad)

柳沈注意,可能不太明显

ooc与我共存

明帆视角,时间线在番外那段,就原著冰哥回来那段

不喜勿喷,喷了我也看不见

做个理智人

以上

————————————————————

明帆最近过得很快活,又有点郁闷。快活是因为最近自己和婴婴小师妹独处的时间愈来愈长,而郁闷是因为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自己的师尊。想起这之中一切的原因,明帆就恨得牙痒痒,“这小畜生!”他在心里暗骂道,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

  可能真的是因为明帆思念成疾(bushi),这天他正和宁婴婴打扫竹舍聊得正嗨的时候,竹舍的门被一脚踹开。他俩吓了一跳,回头望见的却是沈清秋,当下嚷起来:“师——”,可还没来得及喊完便被沈清秋阻止。“嚷什么嚷!你们想把百战峰那一堆都引过来吗?”明帆和宁婴婴这才发现浑身血迹的洛冰河,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洛冰河抬眼向他们扫去。看向明帆时,眼底闪过一丝不可置信又极度憎恶的神色。明帆不由得握紧了笤帚,缩了缩肩膀,险些跌倒地上去。

沈清秋又问了几句话,便让明帆和宁婴婴出了竹舍。明帆等到离了自己小师妹的咽喉,撒开脚丫子朝百战峰跑去。干什么?废话,当然是向柳清歌柳师叔报告,洛冰河又来了。

百战峰的弟子个个都在比试练剑,明帆可没有心思观摩。等杨一玄通报过以后,他向柳清歌的宅舍走去。“柳师叔,那小畜生……洛冰河又跑到清静峰来啦!”明帆忘了礼数,没等柳清歌应声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他眼尖的看到柳清歌有一丝慌乱地将什么东西塞进怀里,负手而立。“一把折扇,”他不太确定,“挺眼熟的。”明帆心里有丝疑惑,但没多想,又将刚刚进来时的话重复一遍。果不其然,柳清歌的脸黑了几度,应了一声“知道了”,就和明帆朝清静峰去。

快步来到清静峰,离了好远明帆就看到宁婴婴,“这可坏了!”他忙向前迎去,却没法阻止宁婴婴给沈清秋通风报信。“柳师叔,您不能进去,师尊他现在不方便!”宁婴婴喊了起来。明帆拉住宁婴婴,劝道:“小师妹,你又不是不知道……”说时迟那时快,柳清歌直接踹开了门,劈头盖脸道:“苍穹山有规矩,洛冰河不能上来。”

  沈清秋道:“我怎么没听说过这条规矩?”

  柳清歌:“新定的。”

  明帆忙把刚才没来得及说完的话朝屋内喊去:“是啊师尊,现在苍穹山真的有这条规矩,就是掌门师伯没给刻上规训石上而已。大家都知道的……”

  沈清秋瞪了他一眼,斥道:“你闭嘴!”

  明帆心虚的笑笑,一边哄着宁婴婴一边观望着屋内的情况。没太注意说了什么,只看到一番动作后柳清歌将一把折扇扔进沈清秋怀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帆震惊了,顾不上小师妹,呆在原地。“是师尊的折扇??那为什么柳师叔刚才……?!”明帆望着柳清歌远去的背影,满脸的exome。

  #我的师尊师叔师弟都不是正常人该怎么办#


还是小脑洞!注意是柳沈!

依然有出入!

ooc肯定还有!

时间线在九自爆元神之后!

不喜别喷谢!

————————————————————

  “沈清秋?!”柳清歌有一刹的失神,双手不由自主向场

中央伸去,乘鸾“啪”得掉在地上,令他刚准备迈出的步

子止住。

他望着洛冰河,眼中是一样的惊慌,只不同的是,他似

乎比洛冰河多了些什么。柳清歌有些好笑的望着洛冰河

抱住沈清秋尸体失神的样子,张开的双手猛地握紧,滴

滴鲜血从指缝中渗出,落到地面上,俊脸浮上丝丝苍

白。

“杀了他,”有个声音在柳清歌体内猖狂的笑。“他害死了

沈清秋啊,害死了,”声音顿了顿,露出毫不留情的嘲

讽——

“害死了你心心念念的人啊。”

没有人注意到柳清歌忽然喷出一口鲜血,他们全被沈清

秋自爆元神惊到。

柳清歌缓住自己的心神,就注意到清静峰的那群弟子将

洛冰河团团围住,个个双眼泛红,更有些叫嚣着要杀了

洛冰河。他迈开步子,身形一闪出现在那群弟子前。

“柳师叔,您杀了他吧!”柳清歌看见明帆朝他哽咽。“打

不过,”他缓缓摇头,嘴角的鲜血显得格外刺眼,“把他

还回来。”柳清歌执起乘鸾,对着洛冰河冷声道。滔天

的战意从他身上迸发。

你不珍惜,不代表别人不在乎。

————fin————

渣反番外的脑洞

和原文可能有些出入

最重要的是这是柳x沈!

不喜误入!ooc有!

第一次发文!异常短小!

别喷!你不喜欢真的对不起!

——————————————————

画面又回到柳清歌被沈清秋踹下那魅妖夫人的花池内,

白衫尽湿,额角沾着些池中的花瓣,俊脸浮上一层薄

红,当真是好不狼狈。

“沈清秋!你......”柳清歌有些气急败坏的喊道,一抬眼却

不见沈清秋的踪影。他又想起之前沈清秋欠揍的笑脸,

不知为何浑身酥痒起来,有些乏力,且饶是以这花池动

人的温度也盖不住浑身炙热。

柳清歌只觉得异常难受,可他从没有过这样的体验。

堪堪从花池中爬起,稳住微晃的身形,想要御剑回百战

峰去。

柳清歌站在剑上,高空有些稀薄的空气更令他呼吸急

促,不由自主想起那人平日的一言一行,只感觉浑身血

液都沸腾起来。他一惊,又联想到魅妖夫人刚算的那一

卦,心里漾起一股难言的滋味。

百战峰就在眼前,柳清歌暂且定了定神,“所有弟子速

来演武场!”整座百战峰都回荡着柳清歌的传声,可平

日清冷的声音去带上一丝焦躁。

“荒唐!”柳清歌在心底骂道,不知是在说谁。

——fin——